解瑂
北京/朝阳
6.8万
访问量
1983年北京大学第一分校历史系本科毕业,长期从事文化报刊编辑记者工作,现为自由撰稿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北京摄影函授学院第17期毕业生。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五十岁,人生过半。
对于男人,这个年龄意味着成功与魅力,是一生最辉煌的时期。
而对于女人,五十岁意味着什么?
记得电视剧《中国式结婚》里,儿子对刚刚进入更年期的母亲说过这样一句话:
一个女人进入更年期,意味着自己做女人的生命结束了。
这句话的客观与残酷,让人不禁为女人悲哀。
是的,五十岁是女人一生重要的转折,也是命运的一个坎儿——
婚姻中,事业上,生理情感……
其实,女人的生命不仅仅决定于生理周期的变化,很多女性,在落樱飞花之前,依然有着怒放的激情……。
因此,其中寂寞与痛苦更有一种难言的无奈……
2015-08-20 13:18
0
0
742
2015-07-21 08:18
0
0
650
为朋友照的相
2015-06-04 10:22
1
0
395
无望
2015-04-18 22:50
2
0
1549
孚王府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是清代亲王府,原康熙第十三子怡亲王府邸。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清代王府古建筑。
咸丰末,因第六代怡亲王载垣被慈禧夺爵处死,此府由朝廷收回。同治年间(1862-1874年)分配给道光帝第九子孚郡王奕譓居住,故俗称九爷府。
孚王府布局严谨规整,王府平面长方形,建筑规整,中、东、西三路布局,中轴线上有大门、正门、银安殿、中殿与后殿,尽端是后照楼,是清代王府的典型建筑,也是北京现存较完整的少数王府之一,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现为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等四个文化单位的办公场所。
2015-03-02 03:16
1
0
523
练习用一个灯拍,在简单的布光中发挥想象力,嗯,挺有压力的啊
2015-02-03 19:27
0
0
486
2015-01-26 20:24
2
0
658
李佩卿 1953年生 北京禄颖兰釉艺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景泰蓝传统工艺美术家
2015-01-19 14:25
0
0
1145
有机会采访北京禄颖兰釉艺工艺品制作公司总经理李佩卿女士,了解和介绍景泰蓝手工制作过程和传承现状,参观中拍摄下工人们制作景泰蓝的过程。

景泰蓝,又称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用细铜丝在铜胎上掐出各种图案花纹,再将五彩珐琅点填于花纹内,经烧制、磨光镀金而成的独特工艺。景泰蓝工艺古代从波斯传入,溶入有我国造型特点的器皿后,于明朝景泰年间兴起,又因多用蓝釉为底色,因此得名,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景泰蓝外观瑰丽多彩,晶莹润泽,鲜艳夺目。传统制作过程完全由手工完成制胎、掐丝、点蓝、烧蓝、磨光、镀金七道复杂工艺。旧时景泰蓝专供皇宫贵族享用,经历史变革逐渐由实用改为观赏品,从官坊发展到民间。1904年,老天利生产的“宝鼎炉”在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上获得一等奖,拓开海外市场,但销路一直徘徊不稳。新中国成立后,景泰蓝艺人继承了传统景泰蓝制作工艺,恢复了传统器型生产,手工制作逐渐改为部分由机器替代。机械化提高了工作效率,但同时失去了手工制作随位赋彩、润色自然等特点;也因为工艺制作过程的简化而失去珍贵价值。
作为“京作御用”的“燕京八绝”之一,景泰蓝一向为北京传统工艺品的代表。2001年,原北京工艺美术工厂解散倒闭,景泰蓝制作从此全面市场化。李佩卿不仅全面继承了景泰蓝传统手工制作工艺,同时是当今唯一将当代美学观念引入景泰蓝工艺、设计与国际接轨的女性工艺美术家。
2006年,景泰蓝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请输入组图描述
2015-01-19 14:06
3
0
4609
琴缘
10
在我的小影室又照了一组人像
2015-01-05 22:51
6
0
709
元旦忧郁
2015年元旦傍晚,我从地下车库上了一楼,很自然地到一层的小超市买一点东西。超市的门里有点暗,以为过节不开门,走进才发现门开着。
这个超市因为经常来,我知道小老板是个东北人,而且已经是这个超市的第二任了。而今晚原来小老板的电脑桌前,是一个怀抱婴儿的年轻姑娘。她见我进来,很自然地把超市灯开亮,怀里的小东西突然动了一下。
我心里不禁有些酸酸的。
“是你的宝宝?”
“嗯,”
“多大了?”
“二个多月。”
“你们刚来吧?”
“嗯。”
“从哪里来的?”
“贵州。”
我再没说什么,只是心里想:好辛苦啊!抱着一个吃奶的娃娃,还在看店。
买完东西走出超市,这个年轻妈妈一张年轻漂亮的脸和她一边抱着孩子在电脑前算账的样子不停滴在我眼前晃……

我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不是很幸福?也不知道她千里迢迢从贵州跑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来北京一定能赚钱(因为我们小区底层有无数这样的方便业主的小超市,而这个超市一年已经换了三个小老板了)?她在本来应该被别人照顾的时候,却已经在照顾一家大小四口人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前不久帮我装修的一个农民工。这个农民工年龄近六十,是一个小区搬运垃圾的师傅,干一天活100元。他来北京打工已经十年,干过很多种活儿。他的两个儿媳刚刚先后在山东老家各自为他生了两个孙子辈,原本和他一起在这个小区干活的老伴儿,不得不回老家照顾媳妇孙子。据他说,他的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在青岛、济南、上海打工,家里12亩地承包给别人种。
我当时问他:你喜欢在北京打工吗?
他答:“当然,谁不愿意来北京!”
“是不是村里人特羡慕你在北京打工?”
他得意地笑着连连点头。
“那回家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在北京你不觉得孤独吗?”
他说了让我特别感慨的一句话:谁不想往高处走?
我突然意识到:在我概念中的幸福,和小贵州妈妈、山东农民工所认为的幸福,是不是不在一个基础上?!或者……
写着写着,啊?我是不是在替一个坐月子的小母亲没有享受到应该的照顾杞人忧天……
2015-01-03 02:21
6
0
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