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瑂
北京/朝阳
6.8万
访问量
1983年北京大学第一分校历史系本科毕业,长期从事文化报刊编辑记者工作,现为自由撰稿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北京摄影函授学院第17期毕业生。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偶然有机会接触影棚,感觉灯光下的变化,很有些布光的乐趣,接着给朋友们照了些人像,好像还有提高空间,于是大着胆子拿到四月风请大家指导。
三个女生,三种性格和情态。一个妩媚、一个书卷,一个知性干练,但人物挖掘还有很大空间,每个女人大概都有多面,应该怎样用镜头开掘和表现她们各自的魅力呢?
2014-05-17 16:46
3
0
558
2014-03-11 13:07
1
0
560

道教\佛教还是儒教,打醮棚里众神狂欢
采风的最后一站,是参加广宗打醮活动。建醮棚、设醮场、挂神符,请鬼神,广宗的打醮可是热闹。我们随一队请神的队伍出村,百来号的队伍全部女性。一个年轻媳妇对我说,每年正月后,一家子女人都会熬上好几夜,为打醮做很多纸花。她这一大早是特意从婆家回娘家去做花的。

有会员很遗憾:“要是我们早来几天,把大娘小媳妇们做花的过程拍下来,也许更有意思。”是啊,那种把自己对来年所有的祝福都投入的过程,一定有着打醮仪式之外的感人之处。

除了做纸花,折纸元宝,女人们还会剪出自己喜欢和崇拜的神话人物、祈拜偶像,贴在一起,挂到醮棚最显眼的地方。玉皇大帝、西圣娘娘、观音、银河两边的牛郎织女,龙凤呈祥,猴吃仙桃……,被一股脑儿组合到一幅彩纸上,是常有的事。剪的最多的,是一条银河两边的牛郎和织女图。看起来,不管年轻年长,女人们心里最大的祈福,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我随便问了问身边的两个上了年纪的大妈。其中一个大妈68岁,上有公婆下有儿孙,自己还下地干活。公公有病卧床,大妈床上床下照顾了十一年,去年刚去世。自己膝下三个儿子三个孙子,两个在新疆种棉花,一个在家跟父母一起种地。她说广宗这里大多种棉花,一个农民两亩地,一亩棉花产五六百斤,一公斤棉花能卖80元,她家有12亩地,一年下来也有个几万块钱。
我问:挣了钱怎么用呢?
旁边一位抢着说:存着!
我又问:最舍得给谁花?
大妈很自然地大声对我说:孩子和老人!
哗的一下,我的眼睛湿润了,好朴实贤良的中国农家妇女……

尽管来前看了下关于打醮活动的资料,但随着年代岁月的演变,这项活动已经杂糅了道教、佛教及儒家甚至毛泽东时期领袖崇拜等不同宗教和意识形态的信仰。从打醮棚上悬挂的“毛刘朱周”标准像,农民们自己画的建国后十大元帅骑马的肖像,到打醮祭坛上老子的坐像,老子下面留给玉皇大帝的神龛,祭坛四周纸糊的四大天王,顶棚上各种纸做的仙女,以及四处悬挂的土地爷、财神爷……,这里绝对是众神狂欢。抬头一看更有绝的,醮棚顶部,竟是用印着美国国旗图案的成批废布铺盖而成。参加打醮的一群大妈毫不犹豫自称是佛教徒,对祭坛上一把白须的老子像,说不清楚是谁…而所有参加者起舞时脸上挂着的全部满足、庄重和投入的喜悦,都无疑地将这里的打醮与那些假民俗分开。
当然,在年轻人和孩子们看来,打醮更像是一次欢愉的节庆娱乐。
2014-03-06 11:32
5
0
512

《铡美案》PK《抓钱舞》,令人哭笑不得

庙会五天,村里难得在土台子上拉起大幕,远道请来河南长葛豫剧院来村里演出,唱上满满五天大戏。我们吃过中午饭来到土戏台,离演出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空旷的场子上已经有了三两老人,翘首以待,等着巴望了一年的戏班子演出。乡亲们说,除了每年过节能看上戏,平时几乎没有什么演出可看,什么电影,戏曲,文艺演出……,都是在电视里看的。所以,好不容易有剧团来唱戏,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兴奋的不行。不到演出开始,空场上已经挤得满满,甚至房上都站着观众。

据说,北定村从前有自己的京剧团,后来经营不景气也就散了。本省近在咫尺的邯郸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武安平调落子”,也现状危机,面临绝迹。长葛距离邢台近400公里,却将自己的地方戏堂而皇之推进河北农村。一方面,大剧种可能有语言戏曲音乐的优势把着气场,但看看同行影友们钻到舞台后拍下的豫剧演员在后台简陋的棚子里抱着婴儿哺乳的场面,也许,肯于深入僻壤山村做更多艰苦的坚持,是地方戏曲能够继续存活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些最基层最艰苦的剧团演员,是我们保护继承传统艺术最值得尊敬的践行者。

转而一想,在桃树坪也看了当地乡亲们自编自演的一场歌舞演出,其中一个舞蹈的名字叫《抓钱》,演员们直接用手在空中一抓一抓的动作,表现人们对钱的欲望。相比较,长葛豫剧院第一天演出的传统剧《铡美案》,无论剧情道白抑或唱腔,除了当地老人能懂,年轻人和孩子们最多也就是看热闹。而《抓钱》舞中“向钱看”的价值观和浅陋直白粗俗的舞蹈编排,又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我们广大农村文化生活的现实写照,其贫瘠匮乏恐怕不是几场“心连心”演出就能解决的。当我们已经有了一些代表国家水平的艺术活动后,政府的文化经费,究竟应该更多用到哪些地方?
2014-03-05 17:36
4
0
490

虔诚敬畏来自于心还是命运?

任县北定村正月的庙会在邢台一带远近闻名,尤以西街的玉皇庙会为最大。玉皇庙为道教道场,西街玉皇庙会供奉“西顶圣母”的庆典仪式,每年从正月十七至廿十一,共举办五天,是河北省任县北定村民融合了道教、佛教等多种信仰的大型民间仪式活动。其中正月十七请神、十八进香,十九巡街,廿十一送神。庙会期间,本地及其来自邢台市、巨鹿县等地善男信女从四面八方云集玉皇庙祈求福祉。

我们正赶上正月十七北定玉皇庙的“西顶圣母”庆典仪式。这里,每年庙会所有祭拜活动的开销都来自信徒们自觉的供奉。因此,正月十七一大早,村里村外的大妈大娘年轻媳妇,就夹着祭品来到玉皇庙,县里道教协会拉开桌面现场办公,妇女们争先恐后拿出三块五块表现虔诚之心。而就是这些皱皱巴巴的一块一块的票子,凑起了五天玉皇庙庙会的所有经费。

也许是请“西圣奶奶”,庙会里香客们的主体,几乎都是妇女老人。她们拿着香火举着供品,或等候或跪拜……,不管生活的苦涩还是幸福,全部一脸虔诚忠厚。而男子们,一般只是场内外有身份有名头的现场工作人员。不能否认,近些年中国无论洋教土教,还是佛教道教,女性在信徒中都是绝对多数。看来,妇女老人对未来命运更没有把握,因此把生命依托给教义和信仰。

很有特色的是祭祀活动中的仪式,由道士主持,表演的太平道乐,场面壮观、严肃而又热闹。据传,太平道乐源于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后一直流传在邢台地区。其中,邢台广宗县太平道乐传承更古朴正宗,2008年,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据说,广宗县太平道乐演奏团如今的演奏者均是民间半职业艺人,平时多在民间庆典、祭祀、节日联欢中吹吹打打。但凡道场活动,套上道服,带上黄巾帽,吹出来的声音,又是一番味道。

此次在玉皇庙观祭拜活动中的吹打乐,可谓雅俗共聚:庙门外,候着一拨从五十里外请来的外村民间吹打手;庙门里,大概就是刚换了道袍的太平道乐演奏团成员。道场活动一开始,门外的民间吹打乐手和庙里的道教乐手,同时起乐,两队乐手一前一后,前呼后拥,请西顶圣母的队伍随着乐声三拜五拜走出庙堂。不同的是,民间乐手呜了哇啦吹着河北民间吹打乐;后面的道士们,有板有眼,悠哉悠哉,奏着不失典雅的太平道乐。
2014-03-03 19:33
4
0
922

多了欣喜也填了新愁

再到桃树坪,才看清昨晚彩灯点缀的这座依山而建的村子。桃树坪是邢台县最大的山村,刚下过雪,地里还覆盖着一层白雪,远近是沟沟坎坎的山坡,几乎看不到大片的农田。大早起的农民三三两两,第一个进入我的镜头的是一个走路有些蹒跚的老人。他今年76,自己还在干农活,家里三个孩子两个在外打工。他说这里地少人多,村民每人只有两分地,全种玉米,当饲料卖。

转黄河阵是山陕冀一带农村古来的习俗。每到正月十五,村前腾个空场,用361个木头桩子(象征一年)很有讲头地布好“九曲黄河”的迷阵。转九曲时,一个中年男子舞着狮子带着一队孩子兵耍着龙身表演在前,妇女们舞着扇子扭着秧歌热热闹闹排成方阵,村民们搀着老人抱着孩子尾随其后,前脚跟后脚,长龙蛇阵般走入九曲迷宫,在村里老者的带领下,怀揣虔诚与喜悦,顺着迷阵拐来拐去,祈福天地保佑,转出一年风调雨顺的好运和福气。

十点钟的光景,转黄河的队伍从村口出发,先拜村前坡上的祭坛,接着过桥走进村里,依次绕过每户人家,最后再转回到广场上的九曲黄河阵上。说来奇怪,这样一个有着保留传统风俗习惯的小村,好像没有一个像样的小庙。山坡上水泥砌成的牌楼和简陋的祭坛,一看就是近几年才建起的,一点历史感都没有。

转黄河的热闹在震天的锣鼓声中进入尾声,四月风的影友们卸下装备,你跟着我我跟着你,沾着桃花坪村民的喜气和年味,也虔诚地仪式般转了一阵。

比起英谈,桃树坪地理上交通要比英谈方便的多,几条路都从村前过。因此,村里人头上身上穿的戴的,坡上坡下的新房旧宅,甚至街道上开的跑的摩托车、四轮车以及小轿车,都和英谈有了比较。农家的生活中,添加了什么? 留下了什么?同时又失去了什么……几乎一览无余,不由得让你多了欣喜也填了新愁。

从桃树坪,再到任县北定村,车子一直在向南行驶,气温变暖,地势平缓,从记载着历史的英谈古村寨,到新旧瓦房混搭的桃树坪,再进入完全是一马平川的北定,能种的田亩多了,农家村里的旧房子也越来越少,北定的街道两边,砖瓦房,水泥墙,玻璃窗,大铁门……已然已经是一排排高墙大院,甚至街上的雾霾,也绝对不差城里。唯一留下的村风民俗,是每个大院门口有些俗艳的对联和墙画,比起正经八扳的城市来,依然有着农家乐的土气。
2014-03-02 09:59
1
0
584
今年正月十五,恰逢有情人相约过情人节。四月风一行影友,在李老师和罗大卫带领下,与“相机为伴”,在一片雾霾中,奔赴河北邢台,拍当地民俗和山村景象。

从英谈古山寨到广宗农家院
到邢台的第一站是小戈村,一个途径的古朴小山寨。石头屋,冬闲的农家人,有些老旧残破的院墙上透出年节的红红对联,在暮霭将至中,碎片般收入镜头。
拍时有些过瘾,但因为大家都集中在一处,属于自己的似乎不知能留下多少……

晚上因为误了时间,没有拍成桃花坪夜间转黄河阵的宏大场面。不得已缩在车子里,隔着窗户拍下如晚会般的转黄河阵现场。

第二天一早六点多起床,为了赶早去英谈村拍日出时的古村情景。结果不虚此行,早有耳闻的英谈比小戈村更有味道,大家长枪短炮一分钟散向四处隐没村前屋后。光线的变化在层次错落的石头宅院墙垣断壁留下不同影调,直到天边的鱼肚白在人们面前渐渐散开,终于铺满了整个天际。s一个偶然抬头,发现英谈人家家都有拜神的地方,但因陋就简各有高招。s遗憾的是,因为时间太早,农闲在家的村民们几乎还在梦中,整个村子安静而肃穆,使原本厚实的画面少了点睛的人物,几乎全部拍成了单纯的风光片。直到八点过,石头房前才开始有了动静和人影,而我们,匆忙中又要离开了。s
2014-03-01 15:31
14
0
559
已经是第五次去平遥了,除了看影展,还是会有很多次冲动地端起相机,拍下那似乎早已看过多少遍的印象。平遥,厚重朴实,北方大气中毫无遮掩的大红大绿,不艳俗地装点出满眼风情。
2013-09-30 01:27
4
0
650
开会时抓了些瞬间,将各位印象存留。
2013-08-25 20:02
4
0
611
8月16日至20日,和四月风会员一起到河北张家口附近的崇礼8号驿站参加摄影研讨会,交流采风。因为有著名摄影理论家鲍昆老师应邀为大家讲座,此次活动办的很有意义和深度。崇礼的开阔大地,朴实的农家小院,8号驿站带着粗砾的原始情调……,蓝天白云绿荫花丛,一切都是那样美好,与研讨会一样,让大家尽情允吸汲取收获……。我手里的镜头和脑子一起没有停歇,希望留下鲍老师和我们大家每个人的瞬间,留下崇礼给我的印象。
2013-08-24 09:43
3
0
780
家住朝阳,地铁6号线尽头连片建设中的新楼盘,工地内外满眼民工。
今夏北京连续高温不下。每天晚上,下工后的民工们赤着上身,光着膀子,成群结队地在工地的简易板房外围坐一起,举着啤酒瓶子在烟熏火燎中享受着一天最幸福的时候。逐渐,工棚外聚集了出卖各种吃食与生活用品的大小摊贩,在远近一座座高耸的楼群间,形成一个有些粗糙甚至赤裸但密度极高的风景,让很多路过的斯文人感到甚为生猛和不适。
片子因此起名“主流?边缘”。
想说明,这些城市的建设者,身处城市繁华中心,但每天干完活后的全部业余时间就是在工地门口的有限活动。现在的工人其实工资不低,据说一个壮工一天也是180元左右,但这些一看大多都是已经有家室的青壮年男人,除了吃好一顿晚饭外,穿的用的都是最便宜的,存下的钱全部寄给老家。钱也许挣的不少,但因为少了家庭的温暖,没有妻子孩儿在身边,没有更多的娱乐活动,即使气温再高,对于这些城市中心远离家乡的劳动者,生活的热闹与单调可想而知。
2013-08-05 00:57
46
0
1226
ssss组照《60’sSPRING》系列
ssss朋友介绍,今年春天的时候,进入一个老年舞蹈班学习跳舞。我们的老师是一个从舞蹈系退休的专业老师,教的很认真,要求也严格,所以尽管是一个老年业余舞蹈班,但一个个跳起舞来“范儿”很正。
ssss无意中,认识了这样一群被年轻人不屑地称为“老女人”的舞蹈爱好者。她们平均年龄六十岁,全部已退出社会主体,尽管在职时身份不一,甚至舞蹈基础和身体情况不同,但丝毫不影响她们在这个舞蹈的平台一比高低,成为新朋友。
ssss舞蹈是一种用肢体表现造型美表达情感美的艺术。学习跳舞,首先要了解美,爱美,从而展现美。因此,舞蹈不仅仅是这些老女人的爱好,也是她们对女性生命的解读和延续。比起很多同龄的女人,这群“老女人”,更懂得美,更珍惜和留恋美。她们在意保持体形,保养皮肤,以及衣着的时尚、身体各种姿态的优雅挺拔。舞姿翩迁中,她们依然体态妖娆,依然顾盼传情,妩媚生动。每一次举手投足,每一个身体造型,都几乎是在与自己的年龄抗衡。但六十岁的阅历,也不得不直面身体的变化和老来多病的纠缠。痛苦与纠结,也因此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爱美的天性,形成张力。
2013-06-28 02:24
2
0
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