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出天津市区十几公里,就是千年古镇杨柳青。  
杨柳青年画,约产生于明代崇祯年间,是中国著名民间木版年画,与苏州桃花坞年画并称“南桃北柳”。到了清代中期,杨柳青年画进入全盛时期,当时,全镇连同附近的32个村子,“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画店鳞次栉比,店中画样高悬,各地商客络绎不绝,是名副其实的绘画之乡。  
新年的津城,南运河两岸柳条吐翠,已有些春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61岁的霍家第六代传人霍庆友经营的“玉成号画社”,就坐落在河边的一座三层跃层小楼。远远能看见外墙上张贴的两张巨幅年画风格的门神,大红灯笼下,门口高悬着冯骥才题写的“古一张画店”匾额。  
1926年,霍派五世传人霍玉棠创建了杨柳青最大的“玉成号”画社,杨柳青年画渐渐走向复苏。如今,这里的主人是霍庆友说,“古一张”是自己的艺名,“古”同“鼓”,天津话里活泼灵动的意思,“鼓”是杨柳青年画的一大特点,民间素有“杨柳青年画古一张,不知乐在哪一方”的说法。  
走进“玉成号”画社,满屋子的半成品年画五颜六色,喜庆扑面而来。  
sss霍庆友告诉记者,杨柳青年画的诞生要经过勾、刻、印、绘、裱等工序。勾,是指先在纸上用笔勾出轮廓,然后将勾出来的图案刻在木板上,刻好的木版可以套印出年画的雏形,这些工序与其他木版年画大致相同。套过两三次单色版后,再以彩笔填绘,绘是手工彩绘,彩绘把版画的刀法版味与绘画的笔触色调融为一体,使两种艺术相得益彰。霍庆友说,一幅年画要先后上几十种颜色,仅仅脸部就要上六七种,这也是杨柳青年画活泼清新的原因。改革开放之初,霍庆友找出藏在炕洞里的年画版,决定重兴“玉成号”。霍庆友自己刻版套印年画,还在自家举办了年画展,引得左邻右舍都来看稀奇。
霍庆友打开画社的一个房间,收藏的是他走街串巷搜罗来的木版,“如今都是宝贝了!”霍庆友说,制作木版,最好的材料是杜梨。现在伐多种少,杜梨越来越少,前几年他花大力气从蓟县山区移植了两棵植在园中,如今在雪中亭亭玉立。
尽管年画的未来连老霍自己都说不清,但老辈的手艺一定不能断在咱们这代,却一直是老霍的一块心病。为了这,他硬是将自己的儿子从铁饭碗的公职劝回了家,跟着他一起继承和经营“玉成号”。就这样,三层小楼不仅又多了儿孙三代的气息,儿子绘底稿,儿媳做销售,老伴儿当后勤……,就连刚满六岁的小孙女都知道“年画好!” 老霍一家人,这算是把杨柳青年画的地道工艺和精致技法,全盘传下来。
正月十五,整修一新的杨柳青街市张灯结彩透着过年的热闹。老霍这天却没出门,一是等着一家人欢欢喜喜吃顿饺子过小年。再来,看着自己三层小楼上上下下的一屋子年画,心里说不清是喜还是忧……。 如今,杨柳青的年画作坊已经有了50多家,但有真正拓印的“杨柳青年画”,也掺和着不少机印的廉价品。一条文化街,年画的演进,唱足了兴衰的咏叹。